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欢的博客

穷也好、富也好;得也好、失也好,一切都是过往烟云。心情好就一切都好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6-11-18 16:41:45|  分类: 公务时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实名举报 - 欢欢 - 欢欢的博客
 
实名举报 - 欢欢 - 欢欢的博客
 
实名举报 - 欢欢 - 欢欢的博客
 

响应6中全会号召,实名举报原陕西省长袁**纯**清、省**委书记赵**正**永伙同陕西省政协常囘委刘**娟盗取国有资产! 

  王qishan、王hunin、lizhanshu同志

  并呈zhenzhi局:

  我叫赵发琦,1986年在老山前线负过伤,1992年自谋职业,现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。2006年5月16日,为与陕西地矿局西安地质勘查院(下称西勘院)探矿权纠纷事,我公司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高院。该院一审判囘决我方胜诉。对方上诉后,最高院在陕西省政囘府“密函”干预下,于2009年11月裁定发回重审。2011年3月,在省政囘府操纵下,陕西高院判囘决我方败诉。我方随即上诉,又一个5年过去了,至今仍然未有判囘决。

  本案的实质,是榆林横山县波罗井田15.6亿吨优质煤田探矿权的归属。过去的十年间,该宗探矿权市值曾高达数百亿,我公司匹夫怀璧,合法拥有的探矿权成了官商豪夺的猎物。十年间久审不决,根源在于原陕西省长袁和省委书记赵等人,假手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等腐囘败分子操纵司法。据统计,卷入本案的高官,至少有时任省长袁、副省长赵(后任省长、省委书记)、副省长洪fen、劳动部部囘长郑silin(原陕西省副省长),和现已落马的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等。

  2003年,我公司和西勘院签订《陕西榆林横山波罗—红石桥地区煤炭资源合作勘查合同书》,在向主管部门报备后,我方履行了合同义务,支付了勘查费用,探矿权转让事实上得到了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准(陕国土资办发【2005】65号文)。合同在正常履行,双方并无纠纷。但袁和赵,为了自身仕途的“进步”,竟通过副省长洪,强令西勘院将波罗煤矿“一女二嫁”,安排西勘院与郑的密友刘囘娟旗下的皮包公司“合作”,以攫取我公司的合同利益,并鲸吞巨额国有资产,最终将波罗煤矿转卖给境外公司,获利21亿元。据了解,这位神通广大的刘囘娟,在化身“港商”之前,曾供职于安康地区文工团,1990年代初,调入省政囘府办公厅为省领导服务,司职打字员。

  2006年10月19日,陕西高院一审判囘决我公司胜诉,认定合作勘查合同有效,应继续履行,判令西勘院将探矿权转到我公司名下。西勘院上诉后,在奚晓明干预下,最高院放下囘身段,“诚邀”陕西省政囘府派员来京“座谈”。2008年5月4日,袁签发了给最高院的陕政函【2008】54号文件(机密),认为双方合作勘查合同应属无效;一审判囘决对文件的理解不正确;合作勘查与探矿权属无关。该“密函”强调,最高院若维持原判,将产生严重后果:一是对煤矿开发正常秩序造成混乱,二是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三是不利于陕西省委省政囘府对煤炭资源“三个转化”原则的落实,将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消极影响。袁要求最高院一定要“充分考虑和重视陕西来之不易的良好发展大局,作出公正判囘决。”最高院心领神会,2009年11月4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。案子回到陕西后,袁、赵等人的干预越来越得心应手,也越来越肆无忌惮。

  继任省长赵,对凯奇莱诉西勘院勘查合同纠纷案,事无巨细事必躬亲。重审开庭前,赵先于2010年8月30日和11月3日两次召开省政囘府党组专题会,直接认定民事合同无效,并签发了文件。他指令省和榆林工商局撤销我公司的工商登记,严令省公囘安厅和榆林市公囘安局伪造“证据”曲解法律,置我公司对西勘院付出上千万元的事实于不顾,用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对我立案、通缉、抓捕和审判。在他的压力下,经手合同行政流程的各部门十几位公务员被处分和处理,省国土厅被迫秘密发出陕国土资发【2010】67号文,悄悄撤销了陕国土资办五年前公开发出的【2005】65号文。在替法院预先作出了判囘决结论后,赵又安排省纪委和监察厅督战陕西高院。2011年3月30日,陕西高院一审判囘决我公司败诉。我方随即上诉,案囘件又回到了最高法院。此时,距我方起诉维囘权,已经过去了整整5年,公正遥遥无期。

  我们没想到,最高法院分管副院长还是奚晓明!陕西当局干预请托案囘件轻车熟路,行政勾结司法枉法裁判,闹剧再次在最高法院上演。2013年6月25日开庭后,陕西高院副院长曹jianguo专程来京,转达省委赵书记的意见,他代表省委省政囘府,要求最高院“务必按照陕西省委的意思判囘决此案”。于是,早就该及时出判的本案,一拖又拖了三年。但陕西当局和背后的利益集团,从未停止对案囘件的“关切”。我们深信,包括周院长在内的最高法院现任领导人,都有可能受到了来自陕西省委省政囘府的压力或者干扰:2016年,陕西高院曹再次衔命来京,重申陕西省委省政囘府的要求,原定的开庭计划,被再次取消。

  我坚持司法维囘权十多年了,还曾被榆林非法关押过133天,但没有过一次上囘访经历。我相信法律本应公正,不想用其他手段干扰法庭的判断。在漫长的诉囘讼过程中,我穷尽了一切可能,从身家巨万的富豪,沦为债台高筑的斗士,我已经成了见证中国法治状况的“磨坊主”!但是对诱囘惑对威胁,我坚决不低头,不后退。所幸,我搜集并掌握到了袁、赵、郑等高官阻挠合同履行、插手民间纠纷、干预司法审判的大量书面文件,见识了奚晓明等干预案囘件的卑劣行径,承受了从陕西到最高两级法院枉法裁判的苦果。好在,白纸黑字铁证如山,我相信今生后世,想研究司法如何腐囘败和如何颠倒黑白,都可以从我的经历中找到活生生的资料。既然,中央宣称反腐囘败“永远在路上”,既然三中全会确立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,四中全会号称全面依法治国,六中全会声称全面从严治党,而且就在11月2日,中央第十一轮巡视将对最高法院等27个单位开展专项巡视,我期待我的经历和煎熬,期待我这桩历时十年的案囘件,来检测没有了奚晓明的最高法院,究竟还想拖到什么时候,到底还能不能给我个公正的说法。

  为此,请求王hunin、栗zhanshu并政治局全体,能为最高法院周囘强院长“撑腰”,为该院依法公正及时办案,排除来自陕西方面和利益集团的阻力,共同捍卫法律的尊严。袁、赵、郑、奚晓明等高级领导干部,应当对中央说明情况,中央应当给我一个说法。

  下文论述的纠纷事实、相关证据,乃至袁、赵等干预司法的过程,所依据的主要是官方文件。本人愿对材料的真实性负责,也愿意根据巡视组查办案囘件的需要,随时现身说法配合调查。

 

  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

  赵发琦

  联系电话:18210833665

  电子邮箱:zhaofaqijubao@163.com

  2016年11月3日

(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szhgh.com/Article/news/fanfu/201611/124927.html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